墨黛霜青

温柔墨黛在线锤爆您狗头。:)

你非要誓死捍卫你自己ooc的权力,那我正当要保证我言论自由且能被看到的权力也不过分吧。:)

一个(可能能被称之为厚颜无耻的)推文与长评。

表白  @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太太的《网络一线牵》!恳请各位没看过的快去看一下啊!真的太甜了救命QAQ甜的我一看就会克制不住公共场合也不会停下来的姨母笑!

就其实这个手帐很早(大概国庆假期期间)就写了,但是长评因为我的文盲所以就写不出来。但是这一个系列的文就真的太甜太甜了!

其实是昨天晚上就拿到了(感谢中通快递能让我第一时间重新品读马老师的神仙文。)

太太真是神仙下凡!dod的封面真的超级好看有感觉之后里面的那个透透的硫酸纸(?大概是?)质感很棒看起来也很有那种感觉。那个卡也真的超级的喜欢。【真的很抱歉我太文盲了连彩虹屁都不会。

之后那三册里面我特别喜欢曹开心那本的有点点少女有点点庄重的风格的封面。曹开心也真的好好吃啊!最后斗胆at一下太太,太太我爱您! @牛盲马晒客 

献给我的黑名单。

一边ooc一边还不许别人撕ooc。仿佛打了预警就可以为所欲为。

一千人眼中一千个哈姆雷特,这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形象中也不会有个嘤嘤怪。

写着各种狗血作为膈应别人的武器。原来你们写同人只是作为握着高高在上的权杖?

可把你们了不起坏了。

两只黄鹂鸣翠柳

无关真人,全靠我编,请勿上升。

成精猫咪北x正常人类

双方表白且在一起设定。

梗与设定来源Alex鸭鸭太太。

我流文笔,意见可以提,上来找事抬杠我帮您治治这病。

一个半小时激情一千字,本质我太菜。薛定谔的开车后文。



      一点都不喜欢春天——作为一个有了独立思考能力的猫精,他丧丧地趴在了床上一边这么“抒发着对春天的情感”想着他龙哥,一边烦躁地甩动着他的尾巴敲击在了地上经过地毯的降噪发出了闷闷的声响。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交()配的季节。在这个时间段,大多数的猫都会进入发情期。虽然作为一个建国以后成精了的有了思想知书达理的猫,他还不至于躁动到四处滋()尿亦或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发出难听的嘶叫声扰民,但是春天总会给他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例如那条到处乱甩的尾巴和头上收不回去的耳朵。

      “欸,没办法去看龙哥了。”白宇叹了口气,小心地避免压到自己的尾巴,转了个身伸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然而还没来得及向朱一龙传达“告假”的消息,却先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伴随着白宇非常熟悉的声音:“小白,你在么?”。啧,说什么来什么。白宇几乎是摒住了呼吸努力装死装做自己并不在房间里。他这脑袋上一对耳朵身后一条尾巴的,还不得吓死他龙哥?

      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白宇最终还是败在了自己没调静音的手机与掩耳盗铃的作战计划上面。门外的朱一龙叫门却迟迟得不到回应,打电话对方也不接,心中升起了足足的担心,想着从白宇助理那里听来的“宇哥生病了一直在房间待着呢。”,一边用从那小助理那要来的房卡打开了门。

      “滴”——是房卡感应器的声音,之后就是电子门的转轴的响声。白宇眼疾手快,趁着朱一龙推门进来之前那几秒掀起了乱成了一团的被子,把自己一整只给埋了进去,并继续鸵鸟自欺欺人式地祈祷朱一龙看不到他并且很快就会离开的。

      然而自欺欺人如果真的有用那么那个读了《淮南子》拿着树叶遮住还不停问自己的老婆“你看得见我么?”的倒霉孩子也不会被那个县官抓住笑了之后放走;《朱子语类》里也可能不会有这个成语了。

      朱一龙怕白宇闷着,于是去掀那一大坨白宇的被子想给他好好摆好好好盖上,然而白宇却是死不放手,于是一方被子成了双方拔河力量角逐的拉绳。(如果本文的作者足够ZZ,那么结局就一定是白宇连同着他那“遮羞布”的被子被一起拽了起来悬停半空。)

      最终还是白宇先停了手,放开了他的小被子,可怜巴巴地喊了一句“哥哥。”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乖巧.jpg。朱一龙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样,眨巴眨巴了他的卡姿兰大眼睛,半响对着这难得一见的JPG白宇憋出了句:“小白,你这造型…挺…独特的?”

      “龙哥,那啥,我有件事情,想向你坦白来着。”白宇在顺水推舟地继续隐瞒和乖乖坦白之间,选择了后者——即使不知道结局是被龙哥分手还是泰拳警告还是“还好”。

      在白宇告知了朱一龙他是建国之后合法成精的猫精之后,得到了一句“还好。”


胡乱三两句

真的只是胡乱讲两句。tag不合适请告知,会删的。

不出所料的BE,但是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HE。
忘记了是谁讲的了。“我从不惧怕死亡,因为今日这死亡教我们分离,他日也可令我们重聚。”

【这并不能改变我看完之后难受到现在,眼睛和心都酸酸的感觉啊。感情复杂】

一个想剪但是发现自己技术跟不上bgm没有选好的脑洞。


巍巍看到小郭掉下来之后上前关心,之后小澜孩从楼上低头一看,捕捉到了美人,心里面老鹿乱撞。
小澜孩想和美人搭讪于是放了大庆前去被撸,之后勉强搭讪上就开始嫉妒大庆被巍巍顺毛。
小澜孩为了和巍巍进步接触开始了跟踪啊什么行径。

之后还有小澜孩看到巍巍和李茜(这个小姐姐也好好看qwq)聊天,hin嫉妒啥的。


【lofter上放不了太多就截了前面一点otz】
第一集剪出了大概1分20左右的内容。真的就是脑洞只为自己爽了。
各种名场面求交流!

薛默闻泪

预警见前篇。一句话的闻萧和邱萧还是打了一下tag的。
可以不要小红心和小蓝手,你们陪我唠唠嗑成不qwq
        看到正太体型的掌门时,你一瞬间冒出了去偷孩子的危险的想法。后来你总算清醒地意识到了和掌门护卫队做对是不会有什么好后果的(更遑论武力值pk你根本不是闻长老(兼掌门护卫队队长)与邱师兄(副队长)的对手)。
        被骨感的现实逼着不得不放弃偷孩子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的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倒在了平日里掌门站的地方装死。你刚刚躺下就有一只肥的要死的飞鹰落在了你边上差一点点就向你啄来,你挪了挪脑袋,懒洋洋地解下了飞鹰脚上绑着的信件。
        哦,香帅的来信啊?“数月不见,不知能否与小友长白山一叙?”你叹了口气完全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盗帅又要叫你搞什么事情了。看不到掌门提不起精神的你清点了一下包裹里剩余的胡辣汤兴致恹恹地策马到了长白山。
        长白山还是一如既往的冷,你随手磕下了个胡辣汤开始寻找起香帅。看到了香帅的身影的时候你眼都快瞎了,雪盲症了解一下啊。你一边心中默默地吐槽着一边操着轻功向香帅的方向飞去。
        落到了香帅面前,你发现香帅平日里几乎是不离手的扇子被别在了腰后,怀里还抱了一个大大的团子,一点也没有平日那种风流倜傥的模样。啧啧啧不愧是香帅和麻衣圣女的孩子啊,长得就是快。看过原作了解剧情走向的你这么感叹。
        “香帅,许久不见了。不知香帅找我前来是何事?”你向香帅一抱拳,如此问候。之后你发现香帅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一点点尴尬的微笑。他把怀抱着的大团子的兜帽微微扯了下来,你看到了你熟悉的一头白毛和你熟悉的侧脸。卧槽,掌门被香帅偷了?!
        你看着正太号的掌门因为天太冷而被冻得鼻尖通红。似乎因为兜帽被取了下来感到了扑面而来的寒意,于是用鼻尖小小地蹭了蹭香帅的脖子把脸埋了进去。
        卧槽,那么可爱的么?!你被萌出了一脸血。再抬头向香帅看去,平日里的风流倜傥的盗帅肉眼可见的像是因为害羞而红了脸颊。他假咳了两声,将掌门的兜帽拉了上去,说到:“在下请小友前来一叙是想了解一下,疏寒平日里爱吃什么。”这个问题可难倒了你。你入门得晚,掌门早已经脱离尘世辟谷多年,你当然不知道掌门爱吃什么。“这,在下也不知。”你一边无奈作答一边心中暗自嫌弃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萧吹。
        “但是我想薛长老和闻长老应该是知道的。”你天然黑得插上了一刀,之后看着香帅那渐渐尴尬的脸色。
        山上的风越刮越大,小团子掌门像是冻醒了一样,他摘下兜帽小小得打了个哈欠,左脸上还残留着靠在香帅胸口酣睡时织物的印痕,之后他努力地从长长的袖口中解放出自己的小手,揉了揉眼睛。
        “留香,我们现在在哪里呀?”平时端庄的掌门一点也不端庄地用起了语气词。你仿佛是在同门切磋中吃了一个鹤亮翅眩晕在了原地。而后你看着你的胡辣汤失效瞬间叠上了68层严寒血条是快见了底的。正在你哆哆嗦嗦的时候,小正太掌门转头向你看来,歪了歪脑袋,奶声奶气:“我武当门下的弟子怎么在这那么冷的地方呀?你穿的真少,不冷么?”
        你被会心一击死回了复活点。
        虽然你死于被掌门太萌和长白山的严寒之中。但是你 的心却被偷孩子重新激暖并且蠢蠢欲动。

薛长老看了会沉默闻长老看了会流泪

预警:将ooc进行到底,存在着薛定谔的后文。请不要挂我。本质上少侠宛如我一样是一个萧吹。
今天的你依旧是起了个大早好去赶早做课业。路过金顶的时候你发现平日里站在那的掌门今日却是不见了身影,你心中暗想莫非是掌门今日睡过了头?
你策马赶到了紫霄宫,却发现负责课业的薛长老也不见了身影。你向边上向义陆叙两位师兄走去打算询问薛长老的去向,两位师兄却是先异口同声问你“有何贵干?”。你被这气势吓得一噎,支支吾吾地说明了自己是来做课业的,之后又问起了薛长老在何处。“金顶”。两位师兄再次异口同声。你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碍于两位师兄的表情生怕他们接下来一句便是“不要打扰我飞升”于是来不及思考事情的不简单之处只能连忙道了谢操起了轻功飞向了金顶。
金顶门前聚集的不仅仅是武当的弟子,还有大概是来装死偷看掌门裙底的,跳楼的,邀请薛长老赴宴的各个门派的少侠等等…
你看见有胆大的少侠小心翼翼的卡着周围想进金顶一窥,你的好奇心八卦心催动着你加入他们在违法边缘掉崖边缘试探的心。
你小心翼翼地卡在了一个能窥探到金顶内部的角落那里已经是叠满了人。你听到了有女侠发出痴汉的笑声,也看到了你的同门露出了痴汉的笑容。“真是丢人啊”你心中如是嫌弃,之后你从那条小缝隙往里瞄了一眼。房间的正中有一个一头白毛的小正太,被薛长老抱在了怀中,边上是郑师兄正将小正太的袖子撸起为他号脉。郑师兄边上站着的是闻长老。平日里被打扰练剑的就送一个斩无极的剑痴目前呈现一种手足无措的状态。你对闻长老的手足无措感到一丝丝惊奇于是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这令薛长老沉默闻长老流泪的小孩究竟是何方神圣。你细细看去,发现那个白毛小正太和你家掌门长得非常相似了。“卧槽?掌门有孩子了?”你觉得你的一颗少男心快要碎成了渣渣。或许因为你太过震惊了你不自觉地喊出了声,边上暗香的女侠从你翻了个白眼嫌弃你连自己啊掌门都认不出。
对哦,这小孩身上的衣服不就是掌门穿的衣服的缩小版么?
妈耶好可爱!你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你刚嫌弃过的痴汉的笑容。你一边露出了痴汉的微笑一边看着自己的血条piapia地往下掉,很快不厚的血条就见了底。在你被传送回复活点之前你听到了被你吐槽过笑容痴汉的云梦的女侠发出了对你的鄙视:“真丢人。”。咳咳,问君何所苦,红血命不足。小姐姐你为什么不奶我?是想少一个人和你分享掌门么?!
等你从复活点回来的时候你在金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每天你去点香阁都能够看到的身影。蔡居诚正气势汹汹地朝着掌门居舍走去,你想起了掌门和蔡居诚那些不得不说的恩怨二三事想要大喊一声“保护掌门”之后扑上去,就像是平日里你去点香阁梁妈妈碰瓷一样抱住蔡居诚的腿,但是非常怂的你想到了平日里蔡居诚对待那些自命不凡的“恩客”们的手段只好怂怂地躲在后面。就算是蔡居诚是来找麻烦的,里面还有薛长老和闻长老在呢,你这么安慰着你自己。
你重新卡着那个能看到金顶内部的角落暗中窥探。
妈耶,闻长老的脸好黑诶,他斩无极都在蠢蠢欲动诶。
“蔡居诚?你来做什么?”率先出声的是薛长老。
“呵,我当然是来看萧疏寒的了。”蔡居诚一声冷笑,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萧疏寒,你也有今天?”一边说着一边向掌门方向走去。闻长老见此率先一步向前讲小掌门藏在了身后,瞬间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气氛了呢。你在边上的角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小正太版的掌门“萌萌”地拉了拉闻长老的外袍(萌萌地只是你自带的滤镜),软软地说到:“闻师弟,居诚没有恶意的。”(真的是软软的,嗯这个不是你的滤镜)
妈耶小掌门奶声奶气地,敲可爱!你一边流着鼻血一边吃一下了一颗三合丹,边上鄙视过你的那位云梦女侠也放出了蝴蝶奶奶了一口和她自己和和她组队的暗香女侠。
你看着闻长老一言不发地退了下来重新站到了掌门的身后,而蔡居诚又是向前大步,之后向掌门伸出了手。罪恶的双手。他居然!!!摸掌门的头!!!啊啊啊闻长老你快打他啊!拿出平时斩无极我的那种气势和决心打他啊!你内心在土拨鼠尖叫中。
你看着蔡居诚的口嫌体正直,嘴上说着“呵萧疏寒这是你欠我的。”一边身边就差冒出粉红色的泡泡和花花来展现他现在愉悦的心情了。
别再摸了!再摸下去!掌门就要被你薅秃了!
在难得一见的萧瑟的金顶上,你小心翼翼地卡在一个角落,只为了能够多看 变成小正太掌门一眼,然而你却发现你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在被武当逆徒薅毛而且无论是闻长老还是薛长老都因为掌门的不介意而不去阻止,你觉得你再也没法相信爱情了。

诸君真的不磕一发all萧么?

楚萧 蔡萧 邱萧 郑萧 原萧(元宵喵喵喵?)

掌门冷清受,全武当的团宠。从邪恶值满了的大师兄再到被pia出师门的二师兄还有嗯嗯师兄,大家都想睡/掌门w当然啦还有我萧可以站(声嘶力竭的云梦弟子
楚遗风和掌门怕是深情虐恋了,毕竟小裤头都保存了三十年了。唯一能甜一甜的大概就只有少年时期了吧。(如果楚遗风真的是没有任何原因地翘了掌门的墙角那么不就是一个渣攻设定么?!)年少是的掌门应该是故作老成持重但是还是很少年气的吧,真的不来哧溜一口么?
元宵(不,原萧这对有太太分析过可行性。总的概括就是原随云乃故人之子和楚遗风长得应该多有相似之处的吧w


有太太写all萧的么qwq我想吃一口